转: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马克思主义学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学院快讯>>正文

转: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


作者:宋善文      日期:2018-05-31      点击率:

    新时期和新时代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同阶段,从新时期到新时代,中华民族实现了全面跃升。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经过长期努力,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期和新时代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不同阶段,都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同阶段,但从新时期到新时代,中华民族实现了全面跃升。这一跃升的全面性可以从如下几方面理解。    第一,从改革的进程看,进入新时期的标志是改革开放,而进入新时代的标志是全面深化改革。新时期的改革开放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1984年以后推广到城市,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主要是针对过去僵化封闭的体制机制。新时代改革的特点是“全面”和“深化”,改革面对的是难啃的“硬骨头”“深水区”“涉险滩”,更有利益的“雷区”,其难度和复杂程度都是过去无法比拟的。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改革从“单向突破”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的跃升。    第二,从发展进程看,新时期是富起来的时期,新时代是强起来的时代。新时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逐渐摆脱贫穷,从贫穷走向温饱、从温饱走向小康,并不断走向富裕的过程。而新时代的历史使命是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一个走向强盛的历史过程。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跃升。    第三,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看,新时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开创与形成时期,新时代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不断夺取新胜利的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改革开放中开创并逐渐形成的,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新时代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时代,是续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气象的时代。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胜利”到“新的更大胜利”的跃升。    第四,从国家的主要任务看,新时期是大力发展生产力,逐渐摆脱贫穷、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时期,新时代在继续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同时,要着力提升发展质量,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新时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型,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时代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到“全面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的跃升。    第五,从人民生活水平看,新时期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逐步满足的时期,新时代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逐步满足的时代。新时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要解决人民物质文化生活“贫困”的问题,这就决定了新时期必须把速度和效率放在首位,是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是一个允许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时期。新时代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要解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多样化、多方面、多层次的问题,人民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这就决定了新时代必须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践行新发展理念,是一个高质量发展的时代,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从“小康生活”到“美好生活”、从“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基本实现”的跃升。    第六,从中华民族与世界其他民族的比较看,新时期是中华民族奋力崛起、追赶世界先进民族的时期,新时代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时代。新时期是中华民族与世界先进的差距由过去不断扩大得到根本扭转,并走上逐渐缩小差距的时期;新时代是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并逐渐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时代。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中华民族从“追赶世界”到“引领世界”的跃升。    第七,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看,新时期是“冷静观察”“站稳脚跟”“沉着应付”“决不当头”“善于守拙”“做好自己事情”的时期,新时代在坚持原有外交战略的同时,还要根据国际形势的新变化,发挥负责任大国的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新时期之所以提出“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外交战略,是因为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低潮、西方国家加紧对我国实施和平演变战略。在新时代,尽管世界社会主义仍然处于低潮,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枝独秀,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使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人类面临许多共同的挑战,世界期盼中国贡献更多的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在这个意义上,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就是我国从“世界舞台的边缘”到“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跃升。    从新时期到新时代的跃升是一个整体的、内在的、质的跃升,是长期发展、积累的产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这种跃升使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系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三五”规划项目的部分成果)